保障农业水生态安全 路在何方?
添加日期:2020-08-21 16:56
作者:365体育投注网站
浏览次数:[]

  水是生命之源、生产之要、生态之基。随着我国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加快,水资源生态环境压力加大。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对全国多省市开展水污染防治法执法检查和委托各省市自查发现,当前我国农业水生态系统面临严峻形势

  水生态安全系民生之重。党中央高度重视环境保护和水污染防治工作。习总书记强调,水安全是涉及国家长治久安的大事,全党要大力增强水忧患意识、水危机意识,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战略高度,重视解决好水安全问题。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今年要重点实施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加强江河湖海水污染和农业面源污染治理。由此,中央下发《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国务院颁布实施了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全国人大常委会把水污染防治法执法检查作为今年监督工作的一个重点,委员长对此专门作出重要批示。

  2015年4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成立水污染防治法执法检查组,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水污染防治法执法检查。5月至6月,由陈昌智、沈跃跃和艾力更·依明巴海三位副委员长带队,全国人大环资委组成人员和全国人大代表共32人组成5个检查组分赴6省(区)进行执法检查。同时,还委托其他25个省(区、市)人大常委会对本行政区水污染防治法实施情况进行检查。此举旨在大力推进水污染防治法的落实,以实现依法治水,完善水污染防治法,发挥人大的监督作用,为建设“蓝天常在、青山常在、绿水常在”的美丽中国梦助力。

  安徽、山东、湖南、黑龙江四省和内蒙古、广西两个自治区,以及受全国人大常委会委托自查的省(区、市)认为:我国农业资源环境遭受着外源性污染和内源性污染的双重压力,已成为制约农业健康发展的瓶颈。

  农业面源污染,是指由沉积物、农药、废料、致病菌等分散污染源引起的对水层、湖泊、河岸、滨岸、大气等生态系统的污染。

  当前,农业面源污染已成为我国化学需氧量最大排放源,约占排放总量的48%;氨氮排放量仅次于生活源,约占排放总量的31.7%。

  农业部副部长张桃林说,“我国农业面源污染形式、总体特征表现为量大面广,复杂多样,各个地区污染特征也不尽相同。”他认为大致有施肥不均现象、农药用量偏大和利用率偏低、畜禽养殖污染物治理滞后、农田地膜残留回收手段落后、秸秆循环利用能力提升不足以及水产养殖对水环境产生影响等六个方面。

  农业部水污染防治相关资料显示农业面源污染大致来自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施肥现象。2013年,全国农业化肥施用量为5912万吨,占世界用量的35%,主要粮食作物氮肥当季利用率为33%,仍处于较低水平。全国农药使用量近年来稳定在32万吨左右,占世界农药总用量的七分之一,但农药利用率仅为35%。二是农田地膜。我国地膜使用总量和作物覆盖面积高居世界第一,而回收率不足60%。三是畜禽养殖规模化、集约化程度不高,养殖废弃物处理配套设施建设相对滞后。我国水产品养殖产量已占总产量的73.6%,养殖过程中直接投喂冰鲜小杂鱼、不规范使用药物,以及养殖残饵问题,对水环境造成一定污染。四是农村水污染防治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缺乏污水收集和处理系统,农村环境监管能力和水平低,大多数生活污水和垃圾随意排放倾倒。其中,畜禽养殖业污染物(COD)排放量已成为我国农业污染面源污染的主要来源,是造成水体富氧化和部分地区水环境质量下降的重要原因。

  有关专家认为,“农业面源污染的时空范围广,其成分、过程比较复杂。多年来,非科学的农业经管理念和落后的生产方式是造成农业环境面源污染的重要因素,如剧毒农药、化肥的过量使用等。据统计,农业面源污染占河流和湖泊富营养问题的60%80%。”

  近年来,农业部就农业面源污染防治方面做了许多防治和探索工作。张桃林介绍,一是提升农业面源污染监测能力。建立了全国农业面源污染国控监测网,目前已在全国建立了分布于30个省份的由273个种植业源产排污系数监测点、2100个监测小区和2万多个典型田块组成的农业氮磷源国控监测网络,定期开展典型调查与定位监测,初步掌握了农业面源污染状况及动态变化,提升了农业面源污染动态变化监控和预警水平。

  湖南省长沙县科技局以绿狐尾藻生态湿地为关键技术的养殖废水治理模式,已取得成熟经验。有关农业专家认为,如果这个用生态治理生态的项目得到推广,将破解多年困扰农村发展的污染难题。摄影/宋吉河

  二是推进畜禽养殖污染防治和废弃物综合利用。2012年,农业部会同环境保护部印发了《全国畜禽养殖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规划了一批畜禽养殖污染治理重大工程;目前已创建了3600多个国家级畜禽养殖标准化示范场;2014年,启动实施了规模化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示范建设等。

  三是农业部在施肥施药技术、农田残膜污染治理、秸秆综合利用、水产养殖综合治理等几个方面给予技术支撑和加大综合利用力度,都起到了较好的防治农业面源污染效果。

  张桃林说,“农业部从2013年开始开展现代生态循环农业示范项目和农业面源污染综合防控示范区建设。先后两批建设了国家级生态农业示范县100余个,建成生态农业示范点2000多处;开展10个循环农业示范市建设。通过现代生态循环农业示范建设,各地因地制宜地探索推广了一批典型生态循环农业模式,已经初步形成了‘试点省+示范市(县)+示范基地’的现代生态农业典型带动体系。”

  “2013年以来,农业部在江苏太湖、云南洱海、安徽巢湖和湖北三峡库区等重点流域开展农业面源污染防治综合示范区建设,从源头预防、过程控制和末端治理等环节入手,建设农村生活污水处理工程、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工程、农田径流排水氮磷净化再利用示范工程等,控制流域内农业农村面源污染排放。在新疆、甘肃等省(区、市)建设10个地膜回收利用、蔬菜清洁生产、生猪清洁养殖示范区,积极探索一批实用的农业清洁生产技术模式和工程措施。”

  今年5月18日,艾力更·依明巴海副委员长带队到山东对水污染防治法实施情况进行检查。

  山东省在国家重点流域治污考核中,曾连续七次和五次获得国家淮河、海河流域治污考核第一名。山东地处黄河下游,东临渤海、黄海,省辖重点流域涉及淮河、南水北调工程沿线、海河、小清河和半岛诸河五大流域。

  山东省委、省政府为推进水污染防治工作,制定了一系列配套规章政策,采取综合措施,强化重点流域污染治理,水污染防治工作取得了积极成效。2014年,全省水环境质量主要指标COD和氨氮平均浓度为24.3mg/L和0.97mg/L,实现了自2003年以来连续12年的持续改善。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正式通水,输水干线南四湖水质实现了由劣Ⅴ类向地表水Ⅲ类的跃升,全社会普遍关注的东线治污难题被攻克。

  尽管在水污染防治方面有较好的“家底”,但是,山东省南水北调东线沿线农业面源污染、农村污水和垃圾、航运船舶等污染问题逐渐凸显,并成为影响水环境质量改善的主要矛盾。“农村生活方式的改变,致使生活污水排放量增加。农村生活污水处理建设资金不足,可持续运行缺乏配套政策。”山东省人大常委会相关负责人说,山东省正在着力加强农业面源污染防治工作,下一步将在发展节水农业、合理使用化肥、促进农业废弃物综合利用等方面保护水生态环境。

  今年5月26日至29日,沈跃跃副委员长带领执法检查组赴黑龙江,现场查看哈尔滨、鸡西、牡丹江等地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农村污染防治、湖泊生态保护等情况。松花江、兴凯湖等主要江河湖泊水环境质量持续改善,松花江19个国家规划考核断面全部达到70%的要求,其中12个断面达标率为100%。哈尔滨“三沟一河”、鸡西穆棱河、牡丹江“三溪一河”等城市主要河流综合整治效果明显,生态指标逐步恢复。但是畜禽养殖和农业生产中过量施用化肥和农药,是黑龙江省农业面源污染的主要方面。据统计,黑龙江省每年产生8000多万吨畜禽粪便,60%以上规模化畜禽养殖场未配套建设粪便污水处理设施,养殖规模与粪污消纳能力不相适应,大多数畜禽粪便直排水体。农村环境基础设施建设滞后,普遍缺乏污水收集和处理系统,全省农村每年产生的5.55亿吨生活污水、693.5万吨生活垃圾、6500万吨秸秆随意倾倒堆放,对农田土壤和地下水产生严重的危害,也影响着生态高效标准农田建设和国家粮食安全。

  沈跃跃在黑龙江省政府汇报会上说,黑龙江省地域辽阔,江河众多,是我国主要粮食产区。水污染防治工作直接影响我国水生态安全和粮食安全。“做好水污染防治工作,努力改善水环境质量,既是黑龙江自身发展的需要,也直接关系到广大人民群众的菜篮子、米袋子和水杯子安全。”

  “昔闻洞庭水,今上岳阳楼”,水是湖南经济社会发展的命脉。2014年,湖南省水环境质量总体保持稳定,湘、资、沅、澧四水及洞庭湖109个地表水省控断面中,达到或优于Ⅲ类水质标准的断面90个,占82.6%,其中湘、资、沅、澧四水干流水质总体为优。但是,湘江流域,目前农药、化肥的使用强度还比较高,氨氮、化学需氧量的排放量已占全省排放量的39%和45%。

  转变农业发展方式、推进现代农业建设、实现农业可持续发展在我国依然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随着人口增长、膳食结构升级和城镇化不断推进,我国农产品需求持续刚性增长,对保护农业资源环境也提出了更高要求。

  财政部部长助理戴柏华建议:支持测土配方施肥和土壤有机质提升,支持畜禽粪污等农业农村废弃物综合利用和加大农村环境综合治理力度。同时建议开展水污染预防科技研究和促进先进技术推广应用,中央财政安排资金支持测土配方施肥和秸秆还田,引导农民合理施用化肥,减少农业面源污染,改善农业和农村环境。

  湖北省人大常委会有关负责人表示,应依法加强农业和农村水污染防治工作。建议国务院有关部门加快完善农村环保基础设施,统筹考虑农村饮水安全和农村环境保护工作,分阶段逐步建立城乡统筹的水量、水质监测网络和污水处理设施;建议按照环境保护法、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等法律法规规定,加强对畜禽养殖污染防治的监督管理,乡镇人民政府应切实对农村水污染防治负起责任,协助有关部门做好本行政区域的畜禽养殖污染防治工作。

  全国人大环境资源委员会有关人员表示:治理农业面源污染,一是要将农业和农村水污染防治纳入“十三五”国家环境保护规划和重点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水污染防治财政专项资金应更多地向农业和农村水污染防治倾斜。二是加大农业面源污染控制力度。科学制订实施全国农业面源污染综合防治方案,推广低毒、低残留农药使用补助试点经验,做细做深测土配方施肥。加强畜禽养殖污染防治的监督管理,推进畜禽养殖场科学布局和标准化、规模化建设。三是加快农村环境综合整治。加快完善农村环保基础设施,积极推广农村经济适用污水和垃圾处理技术,深化“以奖促治”政策,实施农村清洁工程,推进农村环境连片整治。四是加强农村水生态系统保护。科学划定生态保护红线,强化水源涵养林建设与保护,开展湿地保护与修复,加大退耕还林、还草、还湿力度。加强滨河(湖)带生态建设,在农田和河流、湖泊之间建设植被缓冲带和隔离带,减少化肥、农药等造成的面源污染。

  习总书记指出,农业发展不仅要杜绝生态环境欠新账,而且要逐步还旧账,要打好农业面源污染治理攻坚战。

  农业资源环境是农业生产的物质基础,也是农产品质量安全的源头保障。农业是高度依赖资源条件、直接影响自然环境的产业,农业水生态直接关系着民生安全。加强农业面源污染防治,可以充分发挥农业生态服务功能,把农业建设成为美丽中国的“生态屏障”,为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作出更大贡献。

  7月12日,在浙江省舟山市定海区临城街道惠民桥村,卫生防疫人员忙着给农户家的水井消毒。摄影/胡社友

365体育投注网站